小野寺幸的人生歷程 : 腦性麻痺診斷與早期療育 (4)

By 2017-08-21文章分享
康格斯兒童輔具文章分享
“在這裏每天的日程安排中,除了治療之外還準備一段時間的「幼兒園活動」課。在這個時候「母子住院班」病房的大廳變成了「模擬幼兒園」老師的帶領下在大廳裡充滿了CP兒和其媽媽們的歡聲。我本人由於CP不能上普通幼兒園,對我來説,這裏的「幼兒園活動」課就是我的「幼兒園」回憶。除此之外 這裏還準備一些讓孩子覺得快樂的時令娛樂活動。我第一次在那裏住院的時候正趕上聖誕節的季節吧!而且我是1月份出生的,所以當年我在那裏住院期間迎接兩個節日。當時的照片和賀卡還在我的相片簿上。
在這段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照片裏已有坐在「CP椅」的孩子。其實這個治療機構日本最早發明「CP椅」而投入使用的地方。1960年代中期,他們針對重度CP兒已投入使用「CP椅」。可是也有可能這些椅子差不多都由重度徐動型患兒被占用。我自己沒有這個「CP椅」的使用經驗。
在那一次3個月的住院中,我又可以翻身,又可以坐一會兒了。近3年的時間中一直在運動發育方面沒什麽起色的孩子,僅僅3個月的時間中終於有了進步! 我想那時,我媽媽肯定會覺得很高興。從那時候開始,我媽媽很信賴這裏的復健訓練。以后的數年間起碼一年有一次,一次2個月來這裏的「母子住院」成爲了我們母子兩兒的「定例活動」。
但是有一個問題難以解決,我們家鄉仙臺離東京較遠,大約有400公里。當時即使坐特快列車也單程需要4個小時。在那個時間媽媽不在家裏,爸爸工作早去晚歸,所以我的哥哥姐姐都變成了半個「留守兒童」。當時年僅12歲的姐姐,從學校回家后每天要料理家務。這一點我很對不起她。
以后的數年間,我在這個「定例活動」中,我在練習腹爬,四點爬,跪坐,甚至,靠各種輔具的站立,有人在後面支撐的拐杖走路訓練!雖然至今我都沒成功獲得站立行走方面能力。但是通過這一系列訓練,我還算可以擺脫一點也不能動彈的狀態。
但是我認爲,在這個時間中我在那裏得到的最大的收穫并不是自己身體方面的功能改善,而是得到學會愛護CP「小弟弟」「小妹妹」的機會。在前面向大家所介紹的那樣,我是個在家裏最小的孩子。在家裏沒能得到愛護「小弟弟」「小妹妹」的機會。而且我是個CP兒,在通常的狀況之下,沒有一個人對我期望這樣的角色。
可是這裏的情況完全不一樣,到處都有CP兒。雖然我也不是輕度的孩子,可是自己長到5~6嵗也要當了這個「CP大家庭」的「二哥」或「大哥」的角色。忙於擔任哪裏媽媽們的「小助手」任務。”